您的位置:生活遨游 > 便民生活 > 上海生活 >

静安西王小区新建弄堂博物馆开放 微观留住城市

原标题:弄堂博物馆向社会免费开放

静安西王小区新建弄堂博物馆开放 微观留住城市

居住在附近的老外也对博物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静安西王小区新建弄堂博物馆开放 微观留住城市

图巴海的乐谱手稿本版图片/晨报记者竺钢

近日,静安区石门二路街道西王小区的居民们发现,小区门口新建了一座“博物馆”,还是“弄堂博物馆”,着实新鲜。弄堂博物馆由石门二路街道开建,不久将面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

陈列老上海物件

走进奉贤路68弄西王小区大门,右手边一幢外立面为红砖墙的一层小楼就是弄堂博物馆所在地。博物馆面积不大,一间建有多处拱券立面墙的大厅就是它的全部。进门处的方桌上放置着一尊西王小区花园洋房的单体模型。大厅里,黄铜色的喇叭形唱机悠悠播放着周璇的老歌《何日君再来》。东侧的拱券下的墙面上,是美琪大戏院早期外形的彩绘像。

大厅的玻璃柜里摆放着各种老上海物件。解放初期到九十年代上海的自行车牌子,是居民从自家“结婚四大件”中的解放牌自行车上取下来存着的。个头迷你的淡绿色华生牌电扇虽然只有三个小叶片,却也为没有空调的夏天送过清凉。收藏爱好者送来的《渡江侦察记》、《智取威虎山》等绝版连环画,封面上的人物都穿着解放前常见的粗布衣,有的还戴着草帽、包着白头巾。

环视四周,贴了红砖的背景墙上挂满了奉贤居民区名人住户和历史建筑的资料,包括蔡元培创办、已有116年校史的爱国中学最早期的照片,以及已故老居民、“越剧花旦”戚雅仙在1955年、1960年饰演祥林嫂、蔡文姬的经典照片和生平介绍。北面的人文休闲区摆放着沙发和桌椅,墙上有电视机,用来播放视频。大厅一角的书柜里放着《弄堂风流记》、《昔日上海风情》等数十本以老上海生活风貌为主题的图书,供参观者阅读。

还有宝贝没有拿出来

博物馆管理员黄思齐说,馆内展品的收集、整理工作主要由她负责,居民和收藏爱好者协助配合,过程颇费心思。

耄耋之年的上海音乐学院退休教师李崇湘、文忠山夫妇是小区里的老居民,他们捐出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地段医院诊疗证、游泳体格检查证,泛黄的黑白证件照定格着两人三十来岁时穿着立领制服的模样。李崇湘说:“这些东西过去家家户户都有,但保存到现在的很少了,我是没舍得扔。以前去地段医院看病,都要单位里开凭证的,不能自己去。诊疗证使用期间由医院保存,不像现在的病历本都归自己管。”已故歌唱家温可铮的爱人、年过八旬的王逑女士捐出了三十多年前的家庭合影。照片上的她一头青丝烫成时髦的卷发,温可铮发间稍带银丝,西装领带打扮。女儿温岚穿着红毛衣,青春可人。如今温可铮和温岚都已故去,只留下这张定格家庭幸福时光的老照片。住在附近的老音乐家屠巴海则捐出了1993年上海东亚运动会主题曲的创作手稿。

还有的居民和收藏爱好者舍不得把自己最宝贝的藏品捐出来,比如1980年发行的绝版猴年生肖邮票、上世纪九十年代发行的全套公交预售票等。他们问黄思齐:“这些藏品市面上已经买不到了,有的还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我们担心拿出去不小心弄丢或者收不回来了。”黄思齐很理解他们的顾虑,就和他们说好,以后办专题展览时,问他们借一下藏品,用后归还。

是“博物馆群”的试点

西王花园弄堂博物馆所在的静安区,历史建筑众多,文化遗存丰厚。面对长期以来社会各界对建立城区博物馆的呼声,静安区委、区政府指出:静安寸土寸金,要像其他区那样建一个区域性的大型博物馆不太现实,倒是更适合建没有围墙的“博物馆群”。因此,今年石门二路街道借着开展“美丽家园”建设的契机,新建了这家弄堂博物馆作为尝试。

石门二路街道辖区内共有历史保护建筑30多处,为什么选择在西王小区建弄堂博物馆呢?奉贤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沈志军说,西王小区距离南京西路仅有百余米,博物馆建在这里,很容易被来往的人群注意到,对于慕名前来参观的人来说,找起来也方便。并且,西王小区的老洋房带有19世纪英国安妮女王特征,建筑风格上档次,保护工作做得好,小区环境也漂亮。该小区有12幢1911年建造的花园洋房,当时为银行高管等富裕阶层所住,美国名记者史沫特莱也曾在小区70号住过。”

据街道工作人员介绍,弄堂博物馆所在的小楼原为物业办公室。街道和居民区通过置换空间的方式,将物业办公室搬到他处,将小楼改造成了弄堂博物馆。该博物馆暂由奉贤居委会代为管理,具体的参观方案和管理维护方案还在拟定中。“西王花园弄堂博物馆只是街道建设‘博物馆群’的试点之一。今后我们还会依托辖区内的阮玲玉故居、张爱玲故居等老建筑资源和文化名人效应,在条件成熟时把它们建设成文化展馆,供市民参观。”

专家建议

弄堂博物馆是个好尝试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梁永安对海派弄堂文化多有关注。他说:“社区是城市文化的基础,凝结着一个地区居民的共同记忆。在上海,现有的市级博物馆很难对老百姓的生活进行微观呈现,弄堂博物馆的诞生弥补了这一空白。”

梁永安介绍,“弄堂”也可以称作“里弄”,是有别于街面房子的胡同的通称,西王花园这样的洋房小区就属于新式里弄。上世纪中叶,上海里弄式住宅的数量曾居全国之首。进入90年代后,上海进行了大规模的重建和开发,大片弄堂随着房屋的拆除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幢幢高楼,人们的生活也随之发生变化。他认为,弄堂博物馆的出现是一种从微观上留住城市记忆的好尝试。

梁永安表示,有很多民间博物馆往往因为资金问题难以为继,而街道政府牵头开设的弄堂博物馆也是一条新路。他希望,更多的机构或者组织能够给这样的博物馆支持,从场地、经费、宣传推广等多方面帮助其延续、发展。

上一篇:虹口分层梳理红色文化遗址旧址
下一篇:12月份 上海这36场展览免费看

您可能喜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