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生活遨游 > 无线科技 > 腾讯游戏 >

克制的狂欢|亚里士多德、口袋妖怪、自然起源与本质

【生活遨游汇】

原标题:克制的狂欢|亚里士多德、口袋妖怪、自然起源与本质

克制的狂欢|亚里士多德、口袋妖怪、自然起源与本质

口袋妖怪

从1996发行的《口袋妖怪:红·绿》到即将在2019年冬季发售的《口袋妖怪:剑·盾》,口袋妖怪系列早已成为任天堂公司最具知名度的游戏之一。对于不同的玩家而言,口袋妖怪系列游戏有着多种多样的游戏形式。交换,进化,对战,选美,孵蛋等不同的玩法大大提升了游戏的可玩性。然而在这些不同的玩法背后,口袋妖怪的设计才是该系列一切玩法的根基。当我们不仅仅专注于对战、收集等玩法,而去仔细研究口袋妖怪的图鉴介绍,乃至分析设计师所采用的设计思路时,我们不难发现口袋妖怪的设计与起源与亚里士多德的元素论与四因说有着诸多相似之处。而在另一方面,口袋妖怪设计所采用的设计法与本源论却无法回答其存在的目的。在分析口袋妖怪的起源与本体的同时,我们也能意识到对于事物的不同诠释论之间的区别。

亚里士多德式的口袋妖怪

亚里士多德认为,土、气、水、火四大元素组成了地球上的万物,而组成天体的元素则是与该四大元素不同的第五种元素——以太。亚里士多德认为,这些元素有着各自的特性,并且可以相互结合、转化。而口袋妖怪将元素论加以改变,成为了构成口袋妖怪的基本要素之一——属性。目前,口袋妖怪共有18种属性,而不同的属性之间有着相互克制的关系。以草,火,水三大属性为例,火克制草,草克制水,而水则克制火。某些口袋妖怪则同时拥有两种不同属性,以喷火龙为例,从其火颜色的外观与巨大翅膀,我们不难发现其火加飞行的属性。

在元素论之外,亚里士多德将世间万物的变化与运动规律以四因说加以分析归类。以房子为例,亚里士多德认为房子有着四个不同的成因——质料,形式,动力与目的。质料因(Matter - material cause)——即构成事物的材料、元素或基质,例如砖瓦就是房子的质料因;形式因(Form - formal cause)——即决定事物“是什么”的本质属性,或者说决定一物“是如此”的样式,例如建筑师心中的房子式样,就是房子的形式因;动力因(Agent - moving cause 或 efficient cause)——即事物的构成动力,例如,建筑师就是建成房子的动力因;目的因(End 或 purpose - final cause)——即事物所追求的目的,例如“为了安置人和财产”就是房子的目的因。

当我们用这四因论去分析任意一只口袋妖怪,如皮卡丘时,我们会得出以下结论:皮卡丘的质料之一是电气,但同时拥有老鼠一般的皮毛和身体结构;皮卡丘的形式由设计师所决定;皮卡丘的动力因也同样是设计师。但是在讨论皮卡丘的目的论时,我们却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因为我们并不能将皮卡丘的动力因与其他口袋妖怪所区分开来。从图鉴上,我们可以知道皮卡丘的栖息地、饮食、性情、特殊能力、性别差异、基本外貌,但是却无法知道皮卡丘为了什么目的而存在。我们可以猜想皮卡丘的目的是为娱乐玩家所被设计出来,但是该目的却无法将皮卡丘与其他与其有着不同特征的口袋妖怪所区分开来,甚至我们可以说在这个意义上皮卡丘与米老鼠、马里奥等角色有着一样的目的,即使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质料与形式。当我们将这些不同设定的角色统一归为卡通人物/游戏人物时,我们就跳出了游戏的维度,回到现实,回到了人本身。

口袋妖怪的存在与本质

在口袋妖怪的设定中,设计师有意无意地规避关于口袋妖怪目的论的介绍或讨论。或许将娱乐玩家的目的点破会让这些设计丧失本身的趣味。然而,设计师对于口袋妖怪本身的介绍则非常符合我们现代科学对于自然现象的描述。我们对于自然生物的外貌,性情,栖息地等现象加以描述,却对自然生物的目的论避而不谈。这一有趣的现象的背后正是哲学家与科学家对于自然现象讨论的变化。亚里士多德等古典哲学家试图对自然事物的目的或本质下定义,亚里士多德曾将人类定义为“理性的动物”。而在亚里士多德之后,随着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等人在诸多领域提供了对于自然的科学解释并发现了新的自然原理,人们开始对机械化的解释产生了兴趣。对一个自然现象加以观察、分析,了解其结构与运动规律的过程使得人们不再追问自然生物的目的。而在《判断力批判》中,康德将牛顿式的机械物理论与上帝的设计论加以结合,调和了这两种对立的认识论。对于康德而言,机械物理论或许可以了解鸟类眼睛的复杂结构与其作用,但是却无法对“谁设计了如此复杂的器官”这一问题进行回答。而神学家则认为上帝就是那位有着至高智慧与能力的设计师,也同样是上帝创造并设计了这无比复杂的自然。康德认为我们不需要否定机械唯物论或上帝设计论,只需要承认机械唯物论是在设计论的框架下运行这一事实,就可以调和这两者间的冲突。

然而,即使我们承认设计论的正确性,我们却仍无法回答亚里士多德式的目的论的诘问。有别于上帝,人类无法猜测这一至高无上的设计师在创造这些自然生物时怀着什么样的目的。与此相似的,当我们谈论口袋妖怪时,我们也不再讨论其存在的目的。萨特曾在《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中谈到,人与物品的区别在于,我们无法确定人类的本质。萨特指出,对于一把裁纸刀而言,其本质就是裁纸,所以它的本质先于存在,而对于人类而言,我们无法确定其目的、其本质,所以人类是“存在先于本质”。

而口袋妖怪的本质仍然是人类所设计的形象,所以我们可以猜测乃至询问出齐本质。即使设计师在设计游戏世界时将口袋妖怪与自然生物之间挂勾起来,我们却仍然能意识到两种的不同。我们或许可以对口袋妖怪的本质与目的下定义,但是我们却无法对自然生物的目的做出如此肯定的判断。对于一名骑士而言,马是“让我骑乘”的存在,但是这一定义是他/她作为骑士,作为人类所作出的判断,而从自然的角度出发,我们并不能知道马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人为定义的娱乐

在2016年,Pokemon Go这一手机游戏的出现将人们对于传统口袋妖怪游戏的认识彻底颠覆。在现实世界的街道,超市,乃至学校中,我们都可以利用Pokemon Go发现口袋妖怪的存在。一时间,收集口袋妖怪成为了全球性的热潮。与抓捕自然生物不同,玩家不需要做出任何道德判断,也无需担心捕捉这一行为是否会伤害口袋妖怪,因为口袋妖怪的存在本身就是为了娱乐玩家。在这个层面上,口袋妖怪不再是生物,而是物品,因为其目的在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决定了。或许我们只能遗憾地承认,带给我们许多欢乐的口袋妖怪,也终究是为了满足人类娱乐的本性,而被创造出来的在制定规则与框架下“自娱自乐”的产品。与之对应的是神秘莫测、人类至今无法完全预测的自然。从我们放弃谈论不可确定的自然之目的那一刻开始,我们便无可挽回地试图从人为定义的娱乐中找寻确定性与愉悦,也让我们更进一步远离自然、背离神性。

上一篇:Apex英雄:为什么Apex英雄火了,其他三款游戏受益了!
下一篇:Mata手机壁纸还是KT合照?Faker吃醋:能更换一下就好了!

您可能喜欢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