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生活遨游 > 便民生活 > 上海生活 >

你去过这家上海边角落里的市级美术馆吗?

你去过这家上海边角落里的市级美术馆吗?

花红柳绿之时,漫无目的去了趟青浦白鹤,无意间撞进了一家名不经传的美术馆。没想到在上海这么偏僻的乡镇,竟然会有这么一家美术馆,而且藏品的展陈还有一些规格和特色。这大大超出了我的一瞬间的判断:它可能是一家体现乡土文化的美术馆吧。

一座孤独的市级美术馆

青浦区白鹤镇的鹤龙美术馆,可能是上海最边远的市级美术馆。

你去过这家上海边角落里的市级美术馆吗?

隔着吴淞江,鹤龙美术馆对面就是江苏昆山。

吴淞江缠绕着美术馆小巧的庭院,隔岸高楼和厂房已属江苏昆山辖地。虽然边远,但馆中藏品有特色,质量也高,因此常有观众慕名而来,欣赏着画里的热闹:有傣女拈裙、飞天祈祷,也有玉兔呆萌、苍鹰傲骄,更有千岩竞秀、林壑积翠。张大千、吴湖帆、谢稚柳、唐云、程十发、陈佩秋……著名海派画家不同时期的画作,按年代脉络次第展现,其中以唐云作品最丰最精。馆主郭慰众说,2015年宁波美术馆举办唐云诞辰105周年画展,全部75件作品中约有半数是从他那里借的。

你去过这家上海边角落里的市级美术馆吗?

鹤龙美术馆的大师工作室迎来了陈佩秋。

聚焦海派是鹤龙美术馆的定位。200多件展品几乎都出自近现代著名的海派画家,有的画作即使现在看来也颇有寓意。比如,一幅张大千、吴湖帆合作的白玉兰图。白玉兰当选上海市花是由上海市民投票、1986年10月经第八届市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决定通过的。而此画成于新中国成立前,可见“净若清荷,色如白云“的白玉兰为上海人喜爱由来已久,也常常芬芳于画家笔底。这幅由顶级海派画家联手的上海市花图寓意美好,完全可成为上海的一个文化象征,可以是一个不错的衍生开发的“母本”。

除了耳熟能详的名家力作,这里还能看到一些名头虽小、画艺超拔的海派画家精品。比如以连环画《伤逝》《革命的一家》《达吉和她的父亲》等获全国大奖的海派画家姚有信,是继陈逸飞后美国哈默画廊的签约画家,这位中西画通才还创作了大量政要名流如里根夫人南希、老布什夫人芭芭拉、影星伊丽莎白·泰勒等肖像油画,惜乎早逝,这使他少为人知。

一位低调的美术馆馆长

馆中展品全部来自郭慰众的私人收藏,2017年11月开张后,这家美术馆加入了上海民营美术馆行列。

郭慰众,60后,喝黄浦江水、在石库门长大。从机关下海后,郭慰众经营的产业与美术馆毫无关系,他把申普兽医技术公司、申普宠物连锁医院、宠物医疗培训产业一条龙经营得风生水起。自小耳濡目染的书画爱好也同时得到长足的发展。十几年来,他每年出入苏富比、佳士得、嘉德、西泠印社等,收藏了大量海派精品。爱上海的99个理由中,海派文化始终是他挥之不去的一个情结。渐渐的,郭慰众将目标基本锁定在近现代海派画作,“从美学的角度看,海派文化有着无法超越的高度,海纳百川,开放且交融。陈佩秋的画就受当时印象派的影响,齐白石也受吴昌硕影响。还有唐云先生,他的画作之于我,有种时光倒流却又分明就在眼前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乡愁,一种文化的根吧。”

怎么会想到开美术馆?郭慰众说:“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将自己热爱的东西与他人分享,正是这朴素的想法,让郭慰众萌生了开一家美术馆的想法,这倒暗合了“慰众”这个爹妈给取的名字。

美术馆选址白鹤,是因为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的童年时代,可以在这里追溯到一些线索。1000多年前的唐宋时期,这里被称为青龙镇,曾经是“船商云集,衢市繁华,梵宇壮丽”的东南重镇,1077年的宋代,这里的吴淞江口岸税收是华亭县城商税收入的1.5倍。繁华的青龙镇也吸引了众多文化名人,大书法家米芾曾任青龙镇监,他的《沪南峦翠图》细致反映了当地的自然风光,梅尧臣的《青龙杂志》可算是第一部青龙镇志,苏东坡也在此题过《思堂记》。即使是现在,细心的古镇人依然可以从河里捡拾到唐宋时期的碎瓷片。“我在此购地办馆,有偶然的因素,但结果是,无意中将近现代海派文化与上海文化的原初作了某些连接,这岂不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一家免费的民营美术馆

鹤龙美术馆免费开放,对这家民营美术馆来说,不仅没有门票收入,还须雇人管理入馆观众。美术馆的日常经营、人员经费、安保设备、恒温恒湿设施等等,“开门七件事”,件件需要花销。郭慰众以商养文,将企业经营所得部分补贴美术馆,美术馆也就有了稳定的经费来源。

“办这个海派画家美术馆的目的是纯粹的,就是爱自己生长的这个城市,爱这个城市特有的熟悉的文化,而这个文化恰巧叫海派文化。”郭慰众希望籍着这个美术馆,周边乃至江苏的人们也能够更深地了解进而喜欢上海派文化,也希望通过美术馆,以画会友共同提高,“一起领略艺术的魅力,是最大的快乐。”

这里的观众,有青浦白鹤的当地人,也有嘉定安亭隔壁人,还有上海其他地方慕名而来的观众,其实,从江苏来的观众也很多,因为隔着吴淞江,鹤龙美术馆对岸就是昆山。而郭慰众自己经营企业之余,每天花大量时间钻研真迹、印章、书法等,虚心讨教徐建融、邵洛羊等书画名家,还成为了陈佩秋的入室弟子,走进了更精专、要求更高的专业鉴赏领域。

你去过这家上海边角落里的市级美术馆吗?

鹤龙美术馆常有观众远道而来。对江苏昆山观众来说,其实是太近了。

与占据着市中心钻石地段、外壳堂皇诱人而内容缺乏灵魂的美术馆相比,这里清晰的办馆定位、细分的陈展内容、基于自己研究写就的展品介绍,带给人们的是耳目一新的感受。

和每年200多万观众的中华艺术宮相比,这里七八千人次的流量几乎可以忽略,但就一位以一己之力扛起一家美术馆的企业家来说,其承载的文化情怀,足以感染所有观众。

在许多观众脑海里,也许都会有一个问题,分散在上海各处的民营美术馆(据说起码有六七十家之多),是上海美术场馆建设中的一个有益补充,发挥着不容小觑的作用,但难就难在如何准确定位、错位发展,实现可持续运营。鹤龙美术馆虽然藏在上海的边角落里,但它正在打造着的特色开始有了某种彰显。

上一篇:6600多人在这里写下遗嘱 还有那些没能说出口的爱与牵挂
下一篇:公园游客量大增 部分公园游客量约为去年同期4倍

您可能喜欢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