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生活遨游 > 无线科技 > 腾讯微信 >

市值暴跌3000亿背后的360

资讯中心 业界 正文 奇虎360

眼看高楼起,眼看楼坍。

当360敲钟的那一刻,红衣教主满脸笑容,风光无两,那无疑是他商业生涯中最辉煌、最荣耀的时候!但在波云诡谲的资本市场面前,这位顽强的红衣主教不由自主地表达了他的遗憾“我的人生竟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

2018年2月,继分众传媒和巨人网络之后,又一个以“借壳”方式回归A股的公司——奇虎360。借壳上市之后,市值最高触及4538亿元,在经历了“戏剧性”的市值剧烈变化后,截至目前总市值仅1400亿元左右,暴跌超过3000亿元,令人匪夷所思。

周鸿祎的360带着全国股民一起坐了一个360度的过山车,起起伏伏中,股民“高位接盘”后,损失惨重,血流不止,追高的股民欲哭无泪,独自在山岗暗自忧伤;360这是以割韭菜的速度,“击败”了全国99%以上的股票,试问“还有哪家股民比360股民更惨的?”

长期以来,A股缺乏成长性高的一线互联网公司概念股,使得乐视和暴风在创业板上得到了很高的估值。在这样的背景下,那些认为自己被严重低估的中概股们有回归家乡的想法,这其中就包括周鸿祎和他的奇虎360。

永不退场的奇虎360,到底是怎样的一家企业?

“周教主”的360比起“雷布斯”创立的小米,更像一个“私人企业”、一家有个性的公司。然而贴在周鸿祎身上的各种标签,例如斗士、颠覆者……等等,这些矛盾标签看似在形容周鸿祎,其实也同时贴在了360的身上。

1.奇虎的诞生:从雅虎中国走出的创业者

生于湖北黄冈,成长于河南郑州的周教主,读研期间便痴迷于软件技术,开始尝试研发游戏软件和杀毒产品,为其日后的业务布局打下基础。大学毕业后,周鸿祎加入当时IT精英汇聚的北大方正。

1998年10月,周鸿祎创办了北京3721科技有限公司,开启了浩浩荡荡的创业人生。2001年,在互联网泡沫年代3721却早早实现了盈利,到2003年装机量达到7000万台,市场占有率80%以上,彼时齐向东已加入3721,担任3721公司总经理;2003年11月21日,周鸿祎将3721出售给雅虎中国,结束了其第一段创业之旅;2004年3月周鸿祎出任雅虎中国区总裁,齐向东任雅虎中国副总裁。

2005年7月周教主离开雅虎,8月齐向东离职,在周鸿袆、齐向东出走后,原雅虎中国有一半以上员工跟随其到奇虎,带领原雅虎搜索的核心技术团队创建——奇虎公司,重启搜索领域的布局,打造新的搜索产品。

2.奇虎的探索期:从搜索商转向杀毒服务器

奇虎创建后定位为搜索技术提供商,主营业务为帮助各大社区、论坛増加搜索功能。但社区搜索并没有取得成功,2006年初,奇虎花费1000万元现金收购易之唐,开展无线増值业务。

2006年3月,红杉、鼎晖、IDG和天使投资人周鸿祎共同投资奇虎2000万美元,在完成A轮融资后、周鸿袆出任奇虎董事长兼CEO、重新确立公司业务发展方向,决定从“社区搜索”转向杀毒领域。

2006年7月“360安全卫士”横空出世、2006年11月奇虎完成由高原资本领投,红点参与的规模为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07年9月,奇虎宣布360安全卫士用户量已超过瑞星、金山,成为国内用户量最大的安全软件。

3.360转型:从单一产品转身安全平台

2008年3月,360官方网站完成从产品向安全平台蜕变,2008年奇虎360推出杀毒软件测式版及360安全浏览器,2009年9月发布杀毒软件正式版,2009年10月,奇虎360又推出颠覆性的全球首款永久免费的360杀毒。实现了360杀毒用户几何倍数的增长,截至2010年1月,360杀毒的用户规模也突破一亿。

截至2010年1月18日,360杀毒用户规模突破1亿。在网络安全市场取得巨大用户数量后,360开始借助“网络安全平台”拓展业务线,进入网站导航、软件下载、手机安全等众多领域,同时为网游公司、电子商务网站、软件及应用等合作者提供服务。据奇虎360年报显示,截止2012年12月,360拥有4.56亿活跃用户,覆盖中国网络用户的94.2%。

从3721、雅虎中国到360,周鸿祎从未停止探索前进的步伐,公司的业务已经遍布搜索引擎、互联网安全软件、涵盖金融、科技、视频直播等行业,今年4月又宣布进军政企安全市场,周鸿祎一直在开拓自己互联网版图,在他的带领下360也稳步向前,从不固步自封......

4.奇虎360经历了一波三折,于2018年2月回归A股

对于为什么360回归A股市场?周教主表示:“三六零回归仅仅是一个开始,中国应该有与GDP相配的资本市场。优质的企业会越来越多出现在中国的股市,给我们A股的股民带来更好的回报。”

作为中概股回归A股的领头羊,360借壳江南嘉捷的业绩承诺是,2017年至2020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元、29亿元、38亿元和41.5亿元,共计130.5亿元。2017年360归属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7.5亿元,比首期业绩承诺的22亿元多出5.5亿元。回归A股后的360公司交出了首份成绩单:超额完成了此前对于2017年业绩的承诺。

2019年4月15日晚,360发布2018年度报告。财报显示,360实现营业收入131.2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28%。但需要注意的是,在2018年具体细分季度上,第二季度营收环比增长18.93%,第三季度环比增长4.6%,第四季度环比增长7.5%,从财报来看,2019年营收逐渐开始呈现增长放缓态势。

与高于预期财报不一致的却是暴跌的股价,蛇眼财经记者认为,这是因为360丧失了想象空间。换言之,360的PC互联网业务增长有限,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掉队了,外加高估值和内部矛盾,如今“世界已变天,业务突破难”。

以搜索为例,2012年8月16日,360搜索正式上线并迅速占领搜索市场10%的份额;2014年,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30.32%。

2018年7月的数据是,360搜索的PC端市场占有率只有11.49%。移动端市场份额,360表现更差,不仅远低于百度,也不及神马和搜狗。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360不止搜索掉队,手机卫士也遭遇腾讯手机管家、百度手机助手等连连阻击。业绩超预期,股价不涨反暴跌,究竟是谁将360推下了神坛?

一、360手机美梦,碎了一地

“做手机是我的梦想,谁挡我做手机,我就干死谁。”周教主曾经这样说,经过一波三折上市后,周鸿祎的棋子最终定格在360手机,但手机市场已经风云突变,面对华为、OPPO等手机厂商强势崛起,突破的难度不言而喻。

刚开始的时候,360手机最期待的合作伙伴是华为公司,双方基本谈成,但后来不幸流产;紧接着,360决定与非主流制造商海尔合作,制造特殊供应机,最终又不了了之。2014年底,周鸿祎两次投资4.54亿美元与酷派集团合资,成立合资公司奇酷。

360股占49.5%,酷派占50.5%,出乎意料的是,受到乐视创始人贾跃婷的搅局,乐视突袭入股成为酷派集团的最大股东,这意味着乐视间接持有大量奇酷股权,三方之间的矛盾由此展开,而后来结果已为众人所知。

经历了与酷派分道扬镳、流言亏损、换帅风波后,周鸿祎再谈到了360手机,他坦言:“我对360手机的期望不是动辄颠覆谁或革掉谁的命,而是要在市场上稳定地制造出一个好的产品,能够赢得用户的认可,公司不要再赔,能够延续下去。”

而财务数据显示,360手机“不赔”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江南嘉捷发布的重组草案显示,未被注入360公司的奇信智能控是360手机的控股公司。截至2017年6月30日,奇信智控旗下19家子公司中有9家处于亏损状态,奇酷科技当期亏损7054.1万元。

360手机的发展并不顺利,自2018年以来,360手机“被倒闭”、“被出售”的传言层出不穷。今年,官方网站上的360手机的许多型号都处于“空货”状态。

去年9月底,有媒体报道称,360手机已解散了其在西安的手机研发团队,大批西安员工纷纷离职。对此,360移动回应称“这不是西安手机研发团队解雇或解散,而是将部分手机业务并入360集团,公司会赔偿那些不愿加入公司和自愿离职同时的损失。

360手机还表示,公司的手机移动业务将保持不变,未来还将会考虑兼顾IoT业务。果然,今年3月,360的IOT发布会如期召开。周教主今年首次亮相,但此次发布会真的就只发布物联网产品,现场没有提及关于360手机的任何消息。

在手机方面,360移动助手曾在手机方面的第三方应用下载平台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但由于小米、华为、OPPO、vivo等大手机品牌的存在,他们逐渐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取代了360手机助手、应用宝和百度手机助手等类似的第三方软件下载平台。

随着国内移动手机行业的激烈竞争,头部竞争趋势日益突出。锤子、美图、金立等二、三线品牌已落后,360也在国内手机品牌出货量前十名中下滑,市场占有率低,转手希望渺茫。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周教主在自己的感慨中,手机梦碎。

二、智能硬件+智能软件:收获尴尬

在2018年1月的十大移动应用App排名中,奇虎360仅只有一款360移动安全卫士入选;同时,根据年度报告:360在智能软件方面的投入,目前成效也并不理想。

360在制造智能硬件方面,思想过于保守,最初做杀毒软件免费是一场革命,但现在世界已经改变了。随着传统商业的衰落,周鸿祎也开始寻找调整战略布局的新途径。

2015年9月,奇虎360人工智能研究所成立,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周鸿祎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他提倡免费硬件,希望使用360智能相机来尝试免费的硬件模式。当时的战略不是靠智能硬件的利润,而是靠产品布局来取胜,先赢得用户,然后转换成服务赚钱”。

360举办的主题为“硬核新视界”的智能硬件新品发布会,一举发布了360智能门铃、360安全路由、360扫地机器人、360儿童手表等六款产品。但智能硬件领域,上半年营收也仅有5.04亿元,占公司营收规模小,且利润率远低于公司的其他业务板块。

根据360在8月28日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0.25亿元,同比增长13.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37亿元,同比增长8.95%;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39.7%,达到13.90亿元。其中,互联网广告业务依然是360实现业绩的重要基础,同比增长24.16%达到47.52亿元,占整体营收的79%。

从年报来看,360在智能软件的投入目前成效并不理想。

三、增值服务逆势下滑

从业务结构来看,“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是360企业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具体而言,“互联网广告及服务”营业收入为106.6亿,营收占比为81.2%。“互联网增值服务”营业收入为11.8亿,营收占比为9%。

利润贡献角度,“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毛利贡献最大。报告期内,企业综合毛利率为69.6%,同比下降3.5个百分点。其中,“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其他”毛利贡献占比分别为86.2%、9.7%、2.1%,“互联网广告及服务”贡献较大毛利。“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其他”毛利率分别为73.8%、75.4%、70.6%。

但360的增值业务,尤其是游戏业务依然处于持续下滑状态。

四、周鸿祎与齐向东“分手”,抢食市场蛋糕

业务尴尬,内部矛盾凸显

据悉,360目前业务主要分两大部分,周鸿祎主要负责个人业务,齐向东主要负责企业安全业务。12月12日,360公司连发两份高管变更公告,一份是来自公司副总经理曲冰辞职的公告,一份是任命张矛担任财务负责人(CFO)的公告。

“互联网公司人员流动频繁属于正常现象。”“对于高管离职的具体原因不太清楚”。

但“360内斗严重,业内都众所周知。”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分道扬镳

2017年4月12日晚,360发布公告称,将清仓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全部股权,并收回给其的360品牌授权,董事会同意公司对外转让所持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涉及股权22.5856%,交易金额为人民币37.31亿元。这意味着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与原奇虎360总裁、现360企业安全CEO齐向东彻底分家了。

360“分家”一说被业界炒得沸沸扬扬,引起了阵阵轰动。

随后,在14日媒体沟通会上,周鸿祎表示360和奇安信从未有过“分家”的概念,后者是360投资、支持和成长。为了独立和竞争、在业内空出股份;目前,两家公司仍有业务往来。

事实上,早在360的敲钟仪式上,周鸿祎齐向东就为今日分手埋下伏笔,齐向东并未出现在360的上市敲钟意识上。

360上市这样的一个重要活动,都不见齐向东的身影,让外界对“周齐分手”的预判上多了一个确凿依据。

在《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中,周鸿祎这样描述齐向东缺席的原因:“360在纽交所如期上市敲钟之前,我的老搭档齐向东也准备来纽约,甚至订好了机票,但最终还是被后方的种种事件所耽误。在本应走到台前露面的时刻,他选择坐镇北京,保卫公司的安全。在这一点上, 我至今对他十分感谢。在敲钟仪式之后的晚宴上,姚珏播放了一个PPT,她有心地把齐向东的照片也PS了上去,这代表了一种我们对他的想念与感恩的心情。”

纠葛16载落下帷幕

从2003年,周鸿祎邀请齐向东担任其创立的3721公司总经理一职,周和齐开始合作共事。3721被雅虎收购后,周鸿祎担任雅虎中国总裁,齐向东则出任雅虎中国区副总裁。

2005年周鸿祎宣布离开雅虎中国时,齐向东不仅选择了跟随他,而且在2006年周鸿祎创立齐虎360后继续与他合作。

如今悉数过往16载,周和齐终于应了那句“天下之事,合久必分”。分家后,双方将面临下一场竞争。

即将正面交锋

从公告可知,360宣布将终止给奇安信的360品牌授权,奇安信将不得再用“360企业安全”及相关“360”的品牌名义进行任何对外宣传推广等。360方面对外解释:收回品牌授权既有利于360品牌的完整性和唯一性,而且有利于公司“大安全”战略的进一步实施。

周鸿祎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360要深入国家安全、企业安全、社会安全等方方面面,为企业提供核心技术和解决方案。同时,积极举办科技创新企业、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促进会。而齐向东还对外界表示,奇安信正积极筹备科板上市,并计划在本月内完成股权分置改革。

可以想象,在下一个企业级的“安全”服务市场,这两个携手16载的“老朋友”将在抢夺市场蛋糕上正面交锋。

内部高层的分家,以及高估值都是导致股价大跌的原因。

五、质押股权市值前十名

360股权质押的比例和市值,比起贾跃亭的乐视有过之而无不及,360和周鸿祎的境地十分艰难。

在年初上市后不久,360的控股股东履行承诺,将其全部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质押给招商银行,总市值约1590亿元,根据三六零发布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底,公司大股东天津奇信志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上市公司48.74%股份,这部分股份已全部被质押。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股权质押危机集中爆发,360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个。

一旦360股票暴跌到“平仓线”以下,质权人很可能会被迫清算。公司的控制权恐遭易主,而且其业务发展也将受到致命打击。曾经一度高达4400亿的市值360,一旦赴了乐视的前车之鉴,其后果甚至比乐视更难以控制。

好在,质押方招商银行是参与了360私有化的38家投资方之一,会给予周鸿祎更多的空间来灵活处理。

但是,吹起的泡沫,总有破灭的一天!

把镜头拉回到三年前,在当年私有化提案中,周鸿祎表示,“360在美股的市值为80亿美元,并不能完全体现360股的公司价值”,私有化需要的是数百亿美元。于是,360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找到了由38名投资方组成的私有化财团,抵押了所有可以抵押的东西,包括“360”商标、总部大楼和股权;同时,从招商银行等六家银行借款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01亿元)。

周鸿祎为了回归A股而进行的一场“豪赌”, 这次赌约成为后来悬在360头上的一颗定时炸弹。

从2016年3月30日确定私有化,至2018年2月28日回归A股更名完成,在两年的时间内,360的业务没有实质性大幅度改善,甚至还有所衰退。敲完钟的“新360”很快在动荡的下跌中,遇到了自己在A股生涯的第一个跌停,这次的盘中市值蒸发了接近600亿;虚高的股价和估值,逐渐暴露出原型。

在他的新书《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中,周鸿祎曾这样描述了回归A股时内心的波澜:“我知道,一旦私有化启动,无论多么困难,都必须完成。就像在战场上一样,你的枪里只有一颗子弹,你需要一击而中,这就像是我职业生涯中另一场不可预知、前途未卜的赌博。”

六、如今股价暴跌3000亿,周鸿祎的这场豪赌如何谢幕?

奇虎360的成长史就是一部“武侠”史,与瑞星、金山杀毒软件联手遏制腾讯,引发“三Q大战”来挽救危机,提升品牌形象,布局PC互联网、PC和移动商务合作等等 。

同时在《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书中,周鸿祎这样写道,“我有时候被视为勇敢的异类,有时候被称为叛逆的极端,有时候被颂为先行者,有时候被称呼为造反派。纵观二十多年的创业生涯,我时而冲锋陷阵,时而腹背受敌,用自己的身体力行体验着中国互联网的无限可能。”

如今,沸腾20年的奇虎360,面临着股价的暴跌,周鸿祎想要继续占领市场“安全”大舞台,实现颠覆,必将要“放大招”力挽狂澜。

目前,尚未见到360有任何实质性的举措来稳住股价,市场对于周鸿祎和“新360”的考验仍未结束。但我们不应该放弃对周鸿祎的信心,他能成功地走出了最初的互联网红海,选择自己的一条独特“安全”之路,已经是一种成功。

周鸿祎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一个“异类”,也是一位坚强的“斗士”,不服输是其骨子里的基因,我们期待他能带领奇虎360在互联网行业实现新的突破。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上一篇:魅族继续关线下门店,并开始新一轮裁员
下一篇:网易云音乐恢复上架各大应用商店

您可能喜欢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