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生活遨游 > 体坛快讯 > 电竞频道 >

韩媒采访GorillA:想与PraY合体但现实很难

GorillA十分突然地在赛季中期离开Misfits回到韩国。我们还是因为这个消息而感到担忧。是不是因为合同搞砸了?是他和队伍大吵一架了吗?很多粉丝也会在看到GorillA的新闻之后很担心他。 在一个炎热的夏日,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抛开所有的担心,能够再次见到他真是太好了。看到他还是笑得那么开朗,为自己的未来尽最大的努力,真是让人欣慰。我们聊了很久,喝了咖啡又吃了晚饭。让我们一起来看看GorillA想要分享些什么吧。   Q:嗨!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你什么时候回韩国的?最近还好吧? GorillA:嗨!我回来差不多有11天了。我还是被很多事情搞得很混乱。 Q:你还在倒时差吗? GorillA:不,不是这个。比如说,作为一名职业选手,每天都会有这样的日程安排;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全天无休工作。但是我现在有点难过,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摆脱那种生活。如果我一直玩到凌晨五点也没关系...就感觉我的日常生活已经消失了。 Q:你说得对...你最近有没有在玩其他游戏? GorillA:比起玩其他游戏,我最近一直在玩我韩服的小号。因为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玩那个号了,所以它掉段了。我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了,所以我现在需要让我的表现回到正轨。我有时候也会和Rush双排。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一直在和认识的人寒暄。这真的感觉像家一样,很棒的是韩国的网络环境真的很好。 Q:你突然回到韩国。大家不担心你吗? GorillA:我高中时的朋友对我的职业生涯不是很感兴趣。当我告诉他们我回来了,他们只是说“你已经到了?”。不过,父母有点担心。我和ROX成员的父母关系也很近...他们打电话给我妈妈,问“GorillA还好吧?他这么早就回韩国了啊。”   Q:有趣的是你朋友一点也不担心你。 GorillA:他们确实有问我“精神状态”好不好,因为我的心态很柔软。就我个人而言,虽然结果不是很好,在那里能够提高和帮助别人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帮助。虽然有遗憾,但是我认为这段时间是值得的。 Q:我懂了。那你回韩国之后做了些什么呢? GorillA:我买了个空调。(笑)我父母总说只要一把扇子就够了,因为他们住在松岛,离海边很近,海风很凉快,所以他们不买空调。但是我受不了太热...我跟我妈妈说了,然后买了两台空调。 Q:很多人都很好奇,是什么让你离开Misfits的? GorillA:我不能把所有细节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说我们离开的时候关系很好,大家都微笑着,没有什么情感上的伤害。我相信我们都学到了一些东西。当然,我也可以选择留在Misfits,但是为了我的未来和自我提升,我可以说回到韩国是我自己的决定。 Q:不过,你应该有很多遗憾。心情怎么样? GorillA:我感到宽慰,但同时也很抱歉。这个赛季我从来没有过这么长的休息时间。我也有点担心。我年纪也大了,所以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再去当一名职业选手了...明年我还想成为一名选手。现在我关心的是我如何能保持作为一名职业选手(的水平),或者我能否找到一支队伍让我打比赛。 Q:LCK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队伍都发现了许多出色的新秀。作为一名老将,这可能会让你感到很有压力。 GorillA:所有的队伍都进步了,也都变得更年轻化了(平均年龄),而且战队会觉得老选手的成本效益较低。当我决定离开Misfits后,教练组告诉我说他们很担心我的下一年。幸运地是,外国战队似乎仍然支持我的职业生涯。然而,他们也提到了我的职业生涯可能会因为Misfits不太好的战绩而缩短。他们说如果我的新队伍因为Misfits的惨淡成绩而不是很赞成我的职业生涯的话,可以联系他们,他们可以帮我解释GorillA为队伍所做的一切。他们保证了会这样帮我。 Q:那会很有帮助的。在这种时候,形象是十分重要的。 GorillA:所以我跟他们说如果他们来韩国的话,我会请他们吃大餐的。 Q:Misfits经常会为GorillA做一些短片或者内容。你也应该很遗憾离开这一切吧。 GorillA:韩国队在忙的时候不会做这么多小事,但是外国队总是会有摄像师跟着,而且总是会在一个方便的地方拍照。所以它真的可以自由地做一些让人愉快的内容。我也没有拒绝任何团队的内容请求。我觉得这里就是这样的,所以我都会尽力配合。因为这点,我和队伍关系很密切。 我总是随身携带现金以备不时之需。当我确认我要回韩国的那天,我告诉工作人员我去买晚饭,但是当我想买单的时候,教练们都阻止了我,不让我付钱。我真的很想为他们买晚饭。即使我在回来前一天晚上去的酒吧里,我也叫了大概10个人,想要给他们买些喝的,但是他们又不让我付钱。他们给了我信,我现在还留着。我不想哭的,但是真的挺难过的。人生这么长...我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经历。 Q:你哭了? GorillA:是的,我哭了。在机场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个韩国人在机场认出我了,他问我是不是要回韩国了,但是我又不能告诉他细节,所以我就说我在这个赛季中有休假。真正有趣的是,我夏初来欧洲的时候也遇到了那个人。所以我在EU开始和结束的时候都遇到了他。我们的两次见面,我的处境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觉得很尴尬。我也有点惭愧,现在如果那个人读到这篇采访的话,他就会知道了(笑)。 Q:你在Misfits和谁最亲?你觉得你会最想谁? GorillA:在这些队员中,我想我应该会最想Hans Sama。我们是下路好伙伴,我们一起训练,他紧跟着我,还会叫我“哥”。实际上,我会想你每个人的,因为我和他们都挺亲的。他们是我在国外的第一批队员和教练,我会很想念他们的。 Q:那你应该和他们保持联系。你们“和平分手”,所以他们可能会为了别的事联系你。 GorillA:有可能,也许他们可以叫我去当教练。 Q:如果他们叫你当教练,你会怎么办? GorillA:我还是想当职业选手。我想我从军队回来后会努力成为一名教练的,但我不认为我能在军队退役之后还作为一名职业选手回归。我也不想这么做。所以我想要做的是尽可能长时间保持作为一名职业选手。 Q:你在EU的时候,和谁关系最好? GorillA:Mowgli。其他选手的话,我没能和很多人见面。Ignar,Trick,Pirean,Dreams...至于Mowgli的话,我在韩国的时候就跟他挺好的,当我告诉他我要去欧洲的时候,他说那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每当我休息的时候,我都会见Mowgli和Jiizuke,吃得很好。 Q:Mowgli也会很想你的 GorillA:他会的。他说“哥,在韩国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Q:你不应该剧透的... GorillA:(笑)我们仍然保持联系。Mowgli和其他选手关系也很好,所以他会没事的。 Q:有什么遗憾是你在EU没做的吗? GorillA:当我确定离开队伍的时候,每个人都告诉我要去旅游。我当时在德国,我有EU签证,所以我可以去好几个地方。但是因为我很害羞,我觉得我的英语也没那么好。教练说我的英语很好,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那什么。 Q:我懂了...不过你可能真的会后悔。 GorillA:在我入伍之前,我真的很想去旅行,但是我现在在赚钱。不管是去度假还是加入另一支队伍。 Q:对比赛或者团队生活有什么遗憾吗? GorillA:我觉得我应该再贪一点。我在韩国队伍的时候,考虑周到是很好的。队伍中有很强的个性,如果我可以成为队员之间的缓冲的话,这对队伍是有好处的。 在Misfits,因为我不知道外国人倾向是什么样的,所以我只想成为老好人。教练们甚至建议我不要这么好。回想一下,我觉得我可能需要更多的“毒性”。我想也许我应该更多地展示我的思想,展示更多的领导力。 主要是因为语言。比如说,如果我用韩语说“你为什么这么做?”,这可能只是一个问题——而不是批评或者指责。但是当我用英语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担心它会偏离方向。我担心有人会因为我的用词或者短语而感到受伤或者冒犯。如果我明年还出国的话,我一定会改正的。 Q:如果你多说点话,这对你自己或者整个团队都会有帮助的。 GorillA:是的。通过我在韩国队伍的经验,其实很容易发表意见。当我在有怨恨或者感到不公平的情况下变得情绪化时,这就非常困难了。因为语言障碍,我感觉我气得都要哭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总是选择后退一步,而不是钻牛角尖。我会认为“这就够了”然后退一步。这就是我后悔的地方,也是我对队伍感到抱歉的地方。 Q:队伍不希望你变成那样的。 GorillA:是的。所以如果我再有机会的话,我想改进它。所以我在不工作的时候,和Rush谈了很多,他用英语直播。我们同意双排直播的同时也要学习英语,我们在首尔住得很近。如果我们一个人做事的话,就可能会变得很懒,失去专业的心态,所以我们会帮助彼此。训练、学习英语、双排。我很感激。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但是如果我好好学英语,我就能够做些什么。 Q:Rush在他的直播里说漏嘴了你要回韩国的事情。 GorillA:我和Rush谈了一阵子我刚才提到过的哪些担心,但是我没有确定我要回韩国。在Rush直播泄露我要回韩国的那一天,队伍的心理师要来柏林,我需要先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下播之后,Rush联系了我,他说他犯了个错,并把他的直播间发给我看。当我看的时候,这个错误变得更大了,因为他试图去弥补他的错误。我想“噢不!”。第二天,队伍给我发了条消息,询问我是否真的要离开,是否已经确定了。在某种程度上,我做出更快的决定是因为Rush。 Q:队伍可能会误会... GorillA:是的。他们可能会有怨恨。无论怎么样,Rush试图弥补他的错误是... Q:你最近有在看LCK吗?太混乱了,你怎么看? GorillA:如果你不参与其中的话,这看起来是很有趣,但是如果你在里面,你就会陷入紧张的崩溃之中。但是你知道的,有几个队员同意我的说法,但是如果我看比赛直播,奇怪地是,我会很困。LEC是bo1,所以看起来很容易也很有趣。为了我的未来,我试着去看LCK,但是我往往会在两场比赛之间的休息时间睡着。所以我试着在午夜之后直接看他们比赛。 当我看最近的比赛时,感觉所有的比赛都打得很好。因为每个人都很棒,看上去,能够打架的阵容似乎越来越好。所有的队伍都很聪明,而且有很好的大局观;打得更好的队伍才会赢,不是吗?通常,拥有更好“工具”来选择打架阵容的队伍会赢,就像最近HLE和DWG的比赛。我看得很开心,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Q:现在也有很多明星新秀了。你觉得LCK的下一代来了吗? GorillA:下一代已经来了。但是我仍然能看到像Khan这样的选手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很出色,Joker也是一名老选手了。更进一步,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两个问题。技术和游戏风格上的偏重。从旧风格出发,跳出框框就变得更难了。作为一名辅助选上,我认为摆脱那些固有成见比拥有更好的技术更重要。 就我个人而言,当这不是一个有利的打架情况下,我会想“我们为什么要打架”,但在这种情况下,EU选手通常会觉得,打一架然后结束比赛会更好。 看着这些不同的风格,我能够稍微打破我的固有看法一点。在这个方面,我觉得LCK也改变了很多。我认为对于老选手来说,摆脱他们的偏见是很重要的。 Q:你见过LCK的朋友吗?你跟他们关系都很亲。 GorillA:我们只是口头上说要见面,但是当我们真的想见的时候,我住太远了...我的时间很不规律,所以我玩游戏的时间是跟选手完全不一样的。我会有借口不能打。而且我真的住很远,如果我出去见某个人,我就没有任何时间来打游戏了,所以我就没能跟很多人碰上面。我还是会去LOL Park的,也许这个礼拜天吧。   Q:你的老搭档,PraY最近很艰难。 GorillA:即使当我在Misfits的时候,我也经常和PraY交流。即使当他真的很艰难的时候,他也会保持内心。去年,我和PraY经常被批评。我真正感到抱歉的是,PraY压力很大,他需要在游戏中展现更多。看到他的卢锡安玩得很好,看起来他恢复了很多信心。之后他也会表现得很出色的。 Q:大家都会对PraY抱有很高的期待,所以他一定会有很大的压力。 GorillA:当然,他是一名传奇选手。 Q:现在,有一些粉丝提的问题。谁是LEC里垃圾话说得最差的。 GorillA:Upset。我真的很惊讶,他看起来人很好。这并不是说他性格不好,但是他经常开玩笑。当游戏中途暂停时,我们有时候会在游戏里论坛,Upset的聊天是非常直率的。他很有趣。 Q:仍然有很多粉丝把你和PraY放在一起。你有没有想过回来跟他一起打双人路? GorillA:在我们退役之前这是可能的吗?我和PraY打了这么久,所有的队伍都知道我们的风格。我们可以一起参加一场随机的表演秀,或者可以一起指导同一支战队。那是可能的...但是PraY和我作为职业选手,都没有太多的时间了。我想对粉丝说“好”,但是现实有很多问题让它变得很难做到。我不是想说我怕跟他一起玩。(笑)我们关系很好。 Q:一些人说Misfits并没有成功,是因为GorillA已经习惯和PraY打了这么久,而Misfits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你怎么看待这个? GorillA: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试图使我的英雄和风格符合其他队员的要求。我认为我们在赢下来的比赛里表现得很好。我试着在很多方面让自己适应,但在某些情况下,协同作为一个队伍而言是看不见的。因此我没有坚持我的风格,而是试图使自己与队友的要求更加匹配。   Q:除了游戏以外,你还有什么感兴趣的吗? GorillA:锻炼。我开始锻炼是因为我需要锻炼我的身体,因为我有一张大脸和很窄的肩膀。我想要改善,所以我开始锻炼。另一件事是,我在欧洲没有多少缓解压力的方法。我没有交女朋友也不玩其他游戏,只是在休息的时候睡觉。更重要的是,德国礼拜天所有商店都关门。那里没有很多地方可以缓解压力,但这个只是很小一部分。所以我开始通过锻炼来缓解压力。 而且,当我住在队伍基地的时候,我很关心其他队员。甚至没有必要,我也想帮忙。这只是我的风格,如果我需要帮助的话我会感到很有压力,所以休息的时候,有时候我想独处,不想去考虑其他人。为了缓解压力,我会一个人看电影或者去我经常去的商店。 Q:现在我看到你瘦了很多。你做了很多有氧运动吗? GorillA:我在德国自然而然就瘦下来了。我没有很晚的时候吃东西,没有米饭,也没有太多的酒精饮品。我喝酒的时候皮肤会有过敏反应。在韩国当我要喝酒的时候,我可以拿到药,但在德国很难。但最近,我觉得啤酒真的很好喝。可能因为我年纪大了?酒的味道很好。(笑) Q:你如何评价LEC的比赛水平? GorillA:因为我的队伍排名第九,所以很难对联赛进行评价,但是就个人而言,如果LEC、LPL、LCS和LCK互相对抗,G2将处于领先地位。Fnatic和Splyce也不错,但是我对他们持怀疑态度。     Q:现在回到我的问题。从现在开始你有什么计划吗?长期或者短期。 GorillA:短期内...如果有队伍或者LCK以任何方式联系我的话,我会更多地研究联赛。我很快就会和Rush一起住在首尔,所以我可以去任何地方。现在的话,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为将来学习英语。 Q:你似乎在考虑回到英语国家。你会考虑加入LCK队伍吗? GorillA:当然。只要有路,我就会走。不管是NA,EU还是韩国。我对各种可能性都持开放态度。 Q:中国呢? GorillA:中国...一年之内我能学会中文吗?我可以说我现在也只能说一点点英语...如果我今年去中国,我可能明年就会走。当然了,如果他们找我的话,是很好的。但是我会质疑自己,我无法在那种情况下(不会中文)展示我的一切。(笑) Q:你今天提到了好几次“年龄”。你已经经历了很多了,感觉如何? GorillA:时光飞逝。从我在Najin是年龄最小的选手到现在这个年龄,有点悲伤。我回首往昔,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往往会变得更美好。我觉得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不能放弃。我想尽我所能,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时间已经来了...但是这不难接受。我不会否认任何事情,我只是认为我应该尽我所能,直到最后。 Q: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你已经活跃了这么久,但没有过任何麻烦。 GorillA:很多人比如Reach教练还有其他一些人告诉我,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场景,我应该尽我最大的努力。现在我的职业生涯也接近尾声了,我更多地倾向于思考我的未来。我学到的只是游戏。职业生涯结束之后,这对于做其他事情是没有意义的。我想在服完兵役后在这里找一份工作。 Q:你会害怕未来吗? GorillA:不会。谁会知道我会一条道走下去?我想我真的很幸运能成为一名职业玩家。我太专注于游戏了,甚至连真正的“大学生活”都没有。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我真的很幸运能够成为一名职业玩家。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没有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的话,我会做什么呢。 我真的很幸运,我已经走了这么远...我为什么要担心未来?显然,我现在的收入和将来的我不一样,但是如果我能在未来做我真正喜欢的事情,我会心存感激。 Q:你似乎很清楚自己职业生涯的极限。你将来有什么事情想做吗? GorillA:是的。每个人都知道我的职业生涯已经没有多久了。我知道,粉丝知道,每个人都知道。每个选手的目标都是一样的,但我真正想要达到的目标是赢得世界冠军。我已经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是我还没有拿到过世界冠军。这是我很想完成的事情。 除了游戏...我最近和Ggoong见过面。我们谈到要把Najin家族聚起来。如果我要去釜山也没关系,我只是想跟他们见面。 Q:这些都是令人难忘的名字。最后,你有什么想对读者说的吗? GorillA:对EU粉丝:我真的很感谢你们让我觉得自己很受欢迎。虽然这个赛季充满了遗憾,但我总是对可能性持开放态度;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想再见到你们。在今年剩下的四个月里,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提升自己,这样我就能再次抓住一个好机会。 可能很多粉丝会担心我的年龄...我觉得这只是生活的方式。一切开始的事情都会有结束。但是我不会因此感到不安或者震惊。我现在做得很好。幸运地是,我还是觉得玩游戏很快乐,我想我还要很多东西要学。为了能回到赛场,我会做好完全准备。别太担心我了,为我加油吧!
上一篇:kkOma:Effort和Mata都是我们不可或缺的选手
下一篇:皇冠Crown谈到今年的目标:干翻C9 战胜心魔

您可能喜欢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