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生活遨游 > 无线科技 > 腾讯微信 >

《上海堡垒》口碑扑街背后:“大IP+流量明星”不灵了

资讯中心 业界 正文 上海堡垒 鹿晗 流量明星

作者:龚进辉

昨天,伴随着台风“利奇马”登陆,科幻片《上海堡垒》正式登陆全国院线,一上映便遭遇口碑滑铁卢,豆瓣评分一降再降,目前已跌至3.4分,其中58.5%的观众给出1星评价,不愧是烂片中的烂片,简直烂出天际。

《上海堡垒》口碑扑街,直接影响的是其排片率、上座率,而这两大关键指标关联票房,票房有多惨淡可想而知。淘票票数据显示,昨天上映首日,《上海堡垒》排片占比为33.2%,票房为7401.6万元,今天则完全是另一番局面,排片占比仅为15.3%,票房仅为1619.4万元。

淘票票预测,明天《上海堡垒》表现会更惨,排片占比降至11.4%,票房则暴跌至150.9万元。不难看出,口碑扑街的《上海堡垒》出道即巅峰,此后票房呈现断崖式下跌,我估计最终票房可能维持在1亿元左右,而该片初步投资高达3亿,再加上后期宣传,按照网传3倍票房回本的算法,《上海堡垒》票房达到9亿才勉强不亏本,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可以预见的是,《上海堡垒》亏本已成定局,而且是巨亏,完全是咎由自取。我只能说这届观众很理性,用脚投票来表达自己对烂片的鲜明态度。《上海堡垒》到底有多烂?一位网友列出了其十宗罪,虽然个别之处有失偏颇,但整体评价客观到位,你们感受下:

1、韩国班底的特效缺陷明显,生硬的加入世界末日背景;2、明明是一部爱情片,非得蹭科技硬核的热度;3、如果把它看成爱情片,甜蜜不够,悲情不足;4、70后的舒淇与90后的鹿晗,姐弟CP还是母子CP?5、坑死了《流浪地球》,将中国科幻电影再次打回原形;

6、既然是后配的台词,嘴型对不上就算了,为何偏偏要开英文会议;7、军人短发硬汉的形象全无,长发飘飘的小鲜肉,不适合那身军装;8、有些剧情明明可以展示,却用旁白给代替了;9、画面太干净整洁,没想到末日到来的时候,居然那么唯美;10、致熬夜看首映的观众好好睡吧,晚安。

有网友调侃道,《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片的大门,而《上海堡垒》又把这扇大门关上了。更为尴尬的是,该片两位演员在知乎上很认真地回答“如何评价8月9号上映的科幻电影《上海堡垒》”,评论区却惨遭翻车,满屏的吐槽,有网友留言,“难为你们了,还得花心思来夸。”

在我看来,《上海堡垒》让人失望,根本原因在于影视剧行业“大IP+流量明星”的爆款公式不灵了。

简单介绍下《上海堡垒》,其是根据网文大神江南同名小说改编的科幻电影,由滕华涛执导,鹿晗、舒淇领衔主演。该小说曾在“2018中国科幻大会”荣获“最受期待IP”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科幻大IP。更为难得的是,江南亲自下场担任该片编剧,其个人持股的公司北京灵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也参与该片联合投资。

由此可见,江南深度捆绑《上海堡垒》,既出钱又出力,但最终呈现的作品让不少原著粉大呼失望至极。同时,颜值爆表的鹿晗是当红小鲜肉,拥有众多狂热粉丝,极大地拓宽了《上海堡垒》的受众面。只可惜,鹿晗粉丝再多也无法支撑起该片票房,毕竟规模更为庞大的路人对鹿晗并不感冒,电影口碑才是他们选择看片的重要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堡垒》并不是眼红今年春节期间大热的《流浪地球》而匆忙跟风上马,希望借着科幻片走俏而从中圈钱。其实,《上海堡垒》很早就立项,打出“六年潜心制作”的口号,且是擅长都市爱情片的著名导演滕华涛首次转型之作。

不过,“滕华涛导演+江南编剧+《上海堡垒》大IP+鹿晗”这一豪华阵容,并未使《上海堡垒》迎来预期中的票房节节攀升,反倒被网友疯狂吐槽、嘲讽,用“烂出新高度”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我认为问题不是出在观众观看极为惊艳的《流浪地球》后对科幻片要求拔高,而是出在《上海堡垒》片方存在路径依赖,天真地以为“大IP+流量明星”那套百试百灵,实际上已经逐渐不灵了。

不可否认,过去几年,“大IP+流量明星”的打法的确赢在起跑线上,催生出不少爆款影视剧,比如《古剑奇谭》《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它们成功不乏共同(共通)之处: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深得资本青睐,再加上出色的演员阵容,往往一经宣传,就能起到快速吸睛的效果。

不过,当“大IP+流量明星”扩散到全行业后,一群人蜂拥而上,上至行业下至团队都变得心浮气躁,这套打法因为他们的浮躁心态而慢慢失效,收视口碑双输的作品比比皆是,比如电视剧《孤芳不自赏》被网友戏称为《扣图不自赏》,电影《盗墓笔记》豆瓣评分只有4.7分。

我总结,“大IP+流量明星”由盛转衰主要由三大改变导致:

一、制作方的心态变了。为了回收成本、捞快钱,他们过度依赖大IP和流量明星,一边利用原著热度来扩大影响力,一边利用流量明星透支粉丝热情,而真正花在剧作打磨的成本和时间被严重压缩。这不仅导致天价片酬、抠像轧戏等行业乱象成风,更拉低影视剧质量,观众看到的往往是未经沉淀、不成熟的作品。

比如,鹿晗主演的《甜蜜暴击》杀青时间是2017年9月8日,13天后《上海堡垒》开机。换言之,他不到半个月就进组《上海堡垒》,在如此短的时间研读剧本、揣摩角色、磨练演技,是个不小的挑战。有网友爆料,鹿晗在拍摄《上海堡垒》期间经常熬通宵打游戏,晚上不休息好如何投入到次日紧张的拍摄之中,难怪被质疑演技烂。

二、创作者的心态变了。轻轻松松就能赢取高收视率或高票房,让大多数创作者将IP影视剧的改编想得过于容易。但实际上,IP改编的难度丝毫不低于创作新作品,改编文本中角色定位、角色理解、场景设置等都需要创作者的精雕细琢,否则IP资源在转换为影视作品时,极易造成观众的期望值落差。

尽管江南是《上海堡垒》同名小说的作者,但把小说改编成电影是彻彻底底的失败,或与其低估IP改编的难度有关,说到底还是不够用心。同时,网友爆料《上海堡垒》拍摄周期只有短短3个月,从2017年9月21日到12月19日,加上主演鹿晗敷衍了事,内容质量堪忧也就在情理之中。

三、观众心态也变了。在被“大IP+流量明星”狂轰滥炸了N年之后,观众的新鲜感和热情逐渐消退,陷入了审美疲劳。打开手机或电视机,看到的影视剧无不是大IP加持,演员是清一色的重颜值而轻实力。在被眼花缭乱的热门IP影视剧教育后,他们逐渐培养起理智和成熟的观看选择,更认可优质内容、走心表演。

成熟的市场,不仅有高水准的创作者,也有高素质的观众。“大IP+流量明星”不是万能的,很多观众不再单纯为明星、内容甚至话题买单,他们更加看重作品的品质。《大江大河》《红海行动》等影视作品好评如潮,传递出一个明确信号:影视作品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才能为观众所喜爱。

事实上,“大IP+流量明星”灵不灵的关键,主要取决于观众,观众认可、打动观众就灵,反之就不灵,而这一切的主动权都掌握在片方自己手中。无论是IP电影还是IP剧,不仅要追求流量为王,更要重视内容为王,即让创作回归内容,让演员回归表演,让艺术回归本源,把有限、优质的IP资源通过影视手法,让它们“活”起来,重新赢取观众口碑,树立行业典范。

在见证IP影视剧的起起落落后,你会发现,大IP和流量明星,不过是达到优质内容的辅助手段罢了。终究,片方对作品精雕细琢,演员沉下心来塑造角色,才能打造叫好又叫座的佳作,观众也更愿意为佳作买单,而不是被所谓打着情怀、偶像等宣传招牌的垃圾影视剧割韭菜。

只有这样,“大IP+流量明星”才能重新焕发生机,再度灵起来。事在人为,希望鹿晗能早日拍出有口皆碑的优秀作品,而不是在烂片专业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上一篇:分布式技术打造无缝体验,华为EMUI10正在引领“OS变革”
下一篇:网易云音乐说有8亿用户,你信?

您可能喜欢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